• 注册
  • 登录
  • 招商QQ
  • 耐材“领头羊”为何盈利反飙升?

    作者:admin发表时间:2022-07-17

      尤其在今年,市场汪洋风云变幻——新冠肺炎疫情余波仍在,欧美各国正深陷不同程度的通胀漩涡。“黑天鹅”满天飞,这更加考验“一把手”的“驾驶”技术,谁也不知道下个转角,会遇上冰川还是暗礁。

      何时逆势而上,何时顺势而为,如何才能驾船安全抵达彼岸,每位勇立潮头的企业家心里都有自己的答案。

      世界耐材看中国,而中国耐材一定得看北京利尔、瑞泰科技和濮耐股份这三大龙头。尤其是,根据2020年中国耐火材料协会统计的数据显示,这三大龙头中,濮耐股份以2.32%的市占率、57.51万吨的耐材产量以及71.03万吨的耐材销量力压另外两家。

      事实上,这个来自河南濮阳的耐材“老大哥”近年来在行业中一直是默默耕耘稳扎稳打的角色。2019年至2021年,濮耐股份分别取得41.4亿元、41.7亿元、43.8亿元的营收,业务能力扛压上涨。

      耐火材料行业本身是一个集中度低、智能化水平低、利润率低的行业,加之新冠肺炎疫情反复、经济形势严峻所带来的原材料价格剧烈波动、海运费用暴涨、能源紧张等次生灾害,无一不给企业运行加压。

      不过,7月12日,濮耐股份发布的2022年半年度业绩预告给所有的投资者吃下了定心丸,也给全行业交出了一份高分答卷。预告显示,2022年上半年,濮耐股份预计盈利1.68亿元~1.78亿元,比去年同期上升40.67%~49.05%。

      预告中提到,报告期内,公司营业规模增长,原因在于海外业务规模增长,边际利润增加,且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升值,汇兑受益增加。

      数据似乎让外界觉得濮耐股份的董事长刘百宽“掌舵”濮耐股份是一件毫不费力的事情,但个中惊险,只有身处其中者自己知道。

      3月28日,上海以黄浦江为界开始实行分区域封控。与宝武钢厂同处上海宝山区的濮耐股份全资子公司——上海宝明耐火材料有限公司,本应是宝武钢厂供应链上的重要一环,但也面临“难产”的窘境:人在哪儿,物料在哪儿,下游客户没有停产,如何保证供应链有效运转?

      刘百宽回忆,为了保证宝武钢厂的订单需求,濮耐股份紧急协调上海之外的工厂代为生产,包括濮阳的工厂。

      货有了,物流问题接踵而至。“当时河南的汽车也无法进入上海,最终经过各方协作,选择用铁路运输,通过专线保供,算是解了燃眉之急。”刘百宽说。

      在刘百宽看来,业务没有受到太大影响,主要得益于各厂区的库存提供了产能缓冲,“产业链上下游企业齐心协力共渡难关也是关键,疫情期间,我们的员工滞留在宁波钢厂,钢厂照顾员工吃住,我们就帮他们保证疫情期间产品的顺利使用。”

      刘百宽介绍,濮耐股份在美国的工厂正在加快建设,到时可以通过本土化生产减少海运波动对美洲市场的影响。运力的问题也正在得到解决,河南“米”字形高铁枢纽派上了大用场,“四五月份,郑州铁路局给了很多支持,发往海外的货物走铁路较多。”

      穿越疫情、穿越经济环境不确定性,需要有击破一个又一个难题的勇气和执行力,更需要未卜先知的前瞻性和判断力。濮耐股份一次又一次越过冰川与暗礁的“偶然”背后,是否有可供其他企业借鉴的“必然”?

      刘百宽的答案是:强大且完善的产业链。耐材行业具有两大区域性特点,或依托资源,或靠近市场,但濮耐股份的“老家”濮阳并不具备这两方面的优势,没伞的孩子得学会跑,刘百宽比其他人更早意识到拥有强大供应链的重要性。

      从2003年开始,濮耐股份就在山西布局原料,但囿于当地的铝矾土矿无法向民营企业出售,对原料的布局计划只能搁置。2011年,濮耐股份在辽宁找到了合适的机会,终于拥有了自主可控的原料来源。受辽宁地区限电限采影响,濮耐股份一直没有停下寻找原料的脚步,先后在西藏、青海、新疆建成镁质原料及加工基地,2020年底陆续投产。

      2022年,濮耐股份在新疆和西藏的菱镁矿储量已经达9200万吨左右,年开采能力合计240万吨左右。这不仅实现了原料自给自足,价格合适时还能对外出售。

      产品链方面,从2000年开始,刘百宽就有计划地“补链”,从简单的不定型耐火材料,到定型产品,再到增加功能性耐火材料,如今的濮耐股份,已经成为为全球高温工业提供全品类产品与系统解决方案的耐材专家。

      “到2023年,我们的耐材主业应该可以做到100亿的规模。”刘百宽说,濮耐股份2018年绘制的“五年计划”正在稳步推进。

      耐材行业在不少人的眼里是“老笨粗”行业,河南更是将耐材划入“双高”范畴。

      传统产业面临转型升级,战略性新兴产业亟待换道领跑,“双碳”的战略目标如同“达摩克里斯之剑”高悬在产能落后、环保不达标的企业头顶。

      在刘百宽看来,这种背景下,行业加速洗牌一定是必然趋势,“未来可能有90%以上的耐材企业要消失,要想胜出,要么努力做大规模适应市场的变化,成为产品、配套服务、技术创新能力都特别强的头部企业,要么就是做出特色,做小而精的企业。”

      “耐材行业虽然规模不大,但它为工业提供基础材料,是最具有技术进步活力的行业。”刘百宽解释,无论是高炉工业还是卫星发射,跟温度相关的地方都需要耐火材料,这些行业在生产过程中都会产生对新设备、新材料的需求,都有技术进步的需要,加之耐火材料行业竞争者众,要想生存,必须接受客户和行业的双重考验,“逼着你进步。”

      从高耗能设备落后淘汰,窑炉、空压机等设备的节能改造,到工艺技术持续优化,产线实现数字化、智能化升级改造;从向上寻求原料突破,向下延展产品配套服务,再到资本并购重组,加码海外市场——濮耐股份为同行提供了一条可供参考的路径。

      如今,依托自身拥有的菱镁矿资源禀赋优势,濮耐股份计划进军镁合金材料领域。4月,濮耐股份与三峡西藏能投牵手,将合力打造源网荷储一体化示范区,用光伏、风电、地热来消弭能源供应的不足。

      或许,消除经济运行的压力并非企业一己之力能所为,但打铁需要自身硬,一定是能让企业有底气接受不确定、迎战不确定的“不二法门”。

    相关分类
    联系方式

    电话:400-123-4567

    Email: admin@baidu.com

    传真:+86-123-4567

    手机:13888888888